數 位 筆 記

手沖咖啡:一般人也能深研的魔法

年前專訪了 iDrip 執行長葉建漢(John),聊了他的新玩意 iDrip 智能手沖咖啡機,不得不說這是一台讓我大開眼見的智慧咖啡機,同是咖啡愛好者,我對咖啡的了解還處在灰色地帶,會一點基本的手沖,也蒐集一些咖啡器具,舌頭能嚐岀香酸苦甜四味,在沒得選擇之下才會勉強喝上一杯小七咖啡。活在咖啡香氣四溢的台北,越來越多手沖咖啡店的城市,感到相當幸福。

每個人對好咖啡的定義不同,家母也愛喝咖啡,但對咖啡的態度很隨便,她的舌頭彷彿壞掉了,好不好喝全憑感覺,問她喜歡喝什麼口味,她只說:不酸不苦。我手沖了幾種豆子,都無法滿足她的味蕾。

她對咖啡的美好印象,停留在以前年輕時代,邊工作邊喝罐裝的加糖伯朗咖啡,約莫是在第一波咖啡革命時期,即溶與罐裝咖啡仍時髦,電視上雀巢的即溶咖啡廣告還正火熱。現在,新一代挑剔的舌頭再也容不下那種味道。

真正的好咖啡對家母來說,還是即溶的好;像是烈日下的建築工地,偶爾也能見到工人們休息時,喝著舒跑與罐裝伯朗咖啡的模樣,在便利商店躺著的時代產物,如今是以回憶之名活在新的世紀。

咖啡的步調演進很快,我剛當起上班族時,朝九晚五必到小七買一杯無糖拿鐵,那時咖啡舌還沒被開啟,City Coffee 就代表城市人的心情,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星巴克咖啡成為上班族的日常犒賞,加班時的小確幸,我也跟著愛上星巴克。

星巴克的咖啡究竟好不好喝?過去沒有驚艷我的味蕾,如今也算不清對它的愛,愛上一個人有很多種原因,現在想想我是愛它的名,像憧憬電影《穿著 Preda 的惡魔》裡,安海瑟薇的美好場景(被老闆虐待的情節一丁點也沒影響咖啡的魅力)。

我對咖啡隨波逐流的態度,在 2012 年有了新的轉變,現在發展成連鎖咖啡的路易莎(LOUISA),在 7 年前還不是這種樣貌,當時還是一間沒座位區的小店鋪,我的咖啡味蕾之門,總算在那刻被推開了一點,露出光芒。

過去一杯咖啡是餐廳的餐前餐後點綴配角,現在手沖咖啡店讓咖啡成為唯一的主角,咖啡像是埋起來的黃金寶藏,越深入挖掘,獲得得越多,不同溫度、手法與器具,讓一種咖啡豆沖出超過 20 種的風味,宛如一般大眾都能深研的魔法。

咖啡的世界如此之大,光是出現「想喝遍世界咖啡」這種夢想,就覺得荒唐了,那麼「盡量喝遍世界咖啡」這種想法,是否比較人性一點?

在摸索中逐漸發現自己喜歡的咖啡味,從「有得喝就好」到「只喝這一味」,最後發展成「想探索更多味道」,跟著咖啡走過四波革命,現在也稍有長進,那麼那些嚐過的壞味道,也能漸漸漸少了。

回到 iDrip,iDrip 獨特之處是能記下每位咖啡師在沖咖啡的手法、路徑、溫度等數據,包含烘焙的咖啡豆等,融會到咖啡機裡,透過數據記錄的方式,原味重現一杯咖啡,不管是你在塞納河畔喝到的那杯,或日本清澄白河轉角的那杯,回到台灣後,你仍有機會再次重新回味。

活在大數據與科技交織的時代,探索咖啡變成一件簡單的事。

本文提及 iDrip 專訪詳見〈 百年後還喝得到 這杯手沖咖啡 〉;內容同步刊登於《廣告雜誌》第 326 期「創意火花」單元 p.64-70


嗨嗨,喜歡涼鹿的文章嗎?
歡迎幫我拍手 5 下,我可以獲得一點創作酬勞呦 ❤️
Like Coin 是什麼?為什麼你需要註冊?

你的看法是?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