憤世的捧花,忌俗的老新娘

Written by 涼鹿

20 歲籌備婚禮是幸福的,嫁年長一點的先生,還能全盤交託他處理,煩惱指甲要塗什麼顏色就好。
25 歲籌備婚禮是甜蜜負擔,還能與另一半享有籌備的快樂,緊張與歡樂交織,樂此不疲。
超過 30 歲的婚禮是麻煩的,終日想著:快結束,去蜜月!至於指甲,隨便好嗎? 賓客不會記得。
— 來自老新娘,涼鹿

老新娘沒有粉紅夢幻泡泡,所以推薦都是真材實料,關於「捧花」也絕對是實用走向,我要來推薦一間讓我氣到差點斷氣摔花,氣到我同朋友說「投胎七次都不要光顧」的捧花店。

「捧花」是很主觀意識的產物,百百種又難選,彷彿要你從上萬顆綠豆中選一顆好綠豆出來一樣痛苦,要求新娘瞬間培養藝術家眼光是難的,只有 Pro 級的專業人士才找得出好綠豆,所以找對捧花店很重要,我挑的又是乾燥花,一個沒配合好,可能會變成地獄新娘。

前往捧花店前,必須先瞭解自己需求,我對捧花的要求跟眾新娘無異,就是要自然、不刻意,每個新娘對「自然」的要求不太一樣,有新娘說要很自然,然後選了各種顏色的染花,繽紛綺麗;有的新娘則說,我要自然,但我要很時尚!反正,捧花店說是哲學殿堂也不為過吧,各種抽象與人生含意都要搭配理解。

店員 D 小姐:你想要的捧花是什麼樣的?
我:我想要很自然的,長梗,就是走在山上,隨手地上捻來湊成的一束花吧。

這麼說時,我別過臉不敢看 D 小姐表情,假設她懂吧。後來,我又給了她一張我理想型的示意圖,同時又有點三心二意,於是留了 D 小姐的聯繫方式,離開後才又做了線上溝通,確認最後下訂。

取花那天

原先接待我的 D 小姐不在,是由另一位 A 小姐接待我,當時小店擠滿很多人,我一看到我的捧花,除了顏色樣式是我同意的,其他像是大小,梗的長度完全不是我下訂的樣子,我就告訴 A 小姐:「這跟我當初的要求的大小不同,3,700 元是這樣嗎?」A 小姐表示,她也不清楚,就是按照規定製作。說完,我就被晾在一旁,晾了許久,晾到我看起來像是一個多餘的人物。

後來,我問了 A 小姐,該如何處理?她告訴我:「如果要達到妳要的大小,就要加錢,妳要的大小不太可能是 3,700 元,至少應該要 4000 – 5,000 元。」語畢,她又把我晾著,繼續做她的事,從頭至尾都沒在接待我的問題。

被晾在旁邊後,我又主動出擊,問 A 小姐這種況狀該怎辦?她又鬼打牆的跟我說,就是要加錢,這過程沒有道歉,只是營造出一副,我是奧客在現場耍無賴的模樣,後來又把我晾著,甚至反問我不是有看過花的成品照片,有看過的話應該知道成品就是這樣。老實說,照片看不出實際大小呀,我只確認顏色跟花樣是對的。於是我的火氣浮了上來,上前問她:「請問,你現在很忙嗎?」她一臉疑惑地回我:「對,我在忙。」所以呢,妳的客人不忙嗎?

「請問,你們可以對客人是兩種說法嗎? 上回說這種大小是 3,700 元,現在跟我說要加錢?」我問。
A 小姐回我:「我不知道上次的情況是怎樣,但是如果要你指定的大小,就是要加錢喔。」鬼打牆 part 2。
最後,我請 A 小姐打給 D 小姐確認,誤會才有初步的解開,或許當時展示的不是 3,700 元款式,但在介紹跟溝通上有了誤解,最後勉強以同樣價格,把短梗重新製作成長梗,但花束已不是我當時要的大小,而是縮水後的樣子。

在悲憤交集下,我告訴我朋友們,我再也不會光顧這家店。

重新取花那天

短梗換長梗,花藝師要重新設計,所以又過了 3-4 天,我帶著悲憤情緒去拿花,這次接待我的是上回的 D 小姐,她慎重地跟我道歉,也對之前產生的溝通問題感到不好意思,並告訴我,花的大小調整成我上回訂購時,看到的大小,價格不變,也加上我之前很想加但缺貨的棉花。

從花藝設計的角度來看,這家捧花店的花束設計確實很好看,雖然中間的接待讓我頗為失望,但後續危機處理還算好,對於我期待的花型,完成度也很高,後來的婚紗拍攝也很順利完成,捧花增添不少色彩。

這種溝通問題,不全是店員問題,雖然與我同行的朋友都切確聽到大小與價格,但後來重新思考,或許很有可能是語意上的誤解,畢竟沒有一家店會想自拆招牌,最後店家的處理,挽回我一點信心,關鍵是,花束成品很自然也很美,陰霾一掃而空。

有好好處理及善後就是好店家,所以下回,我仍會光顧。

後話

備註:此為花絮側拍,非正式照片(為何要特別說明 XD)

我朋友問我中間為何穿插一段「不好的經驗」來推薦,因為這就是我碰到的真實狀況,願意善後,做得更好,才是我想說的重點,且我跟我的朋友們,都是肯定這家的花藝設計。個案問題,其他人未必會碰到,畢竟水逆期,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(扯很遠)。

|店家資訊= 松果手感 pomme de pin ,文章提及造訪的是京站店,另有松菸店|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