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說中,最長的目送

何謂「目送」?根據《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》內的解釋為:「目光隨著離去的人或物轉動。表敬重或依依不捨之情。」好了,辭典並沒有規定一般人「目送」的規格如何,就這樣兩句,眾人且懂。然而日本卻是能夠把「目送」執行得透徹的民族呀!

若非親眼見識,我也許只會聽聽就罷,我的朋友用這樣一句話來形容日人目送:「很蠢、沒效率的事,做起來卻很感動。」我想她的意思不是在說這些人多蠢,反倒是在自嘲我們,若是一票台灣旅客見到這「最長目送」反應是如何?這裡,我連寫出來也不想。

步行在鴨川附近,接近四條河原町時,左手邊總有像這樣被綠樹蓋過的燈盞。
步行在鴨川附近,接近四條河原町時,左手邊總有像這樣被綠樹蓋過的燈盞。

去過京都的人,或許知道「四条河原町」是購物美食的最佳去處,離鴨川很近,十字路口也有間顯眼的迪士尼專賣店,附近還有物換星移、人事已非的「坂本龍馬・中岡慎太郎遭難の地」紀念碑,但一般的百貨公司還是會很精準的在八點打烊,傍晚時分,鴨川納涼床餐廳附近,就會準備開始聚集人流。

河原町靠近鴨川,不少可以納涼床的餐廳。
河原町靠近鴨川的白天景,不少可以納涼床的餐廳。

打烊前的 B1F 像一場美食盛宴

在台灣,七八點吃晚飯,對上班族來說都算正常吧?(這可能還早估了!)但我在散步到七點半時,開始飢腸轆轆了,碰巧路過大丸百貨京都店(DAIMARU)就這樣貫了進去。B1F 人擠難行,穿著套裝的OL小姐、家庭主婦、Obasan與一些金髮旅客,在各攤擺放的美味料理前挑選熟食,放眼一看,彷彿是美食秀Live直播現場,盛宴當前。

我知道了,打烊前各項美食下殺100 yan,以沙漏單位計算的話,選擇的時間不多了,我迅速地相中在遠處閃閃發亮的便當,就決定是你了,洋惣(音同總)菜便當,這樣是423 yan,美食可以容易拎著就走。

在盛宴中挑選了最想吃的便當,份量不少。
在盛宴中挑選了最想吃的便當,份量不少。

大丸百貨的B1F有個戶外露天用餐區,嚴格說起來是咖啡廳所屬,但不少人也會大方在這休憩,我找了一張長椅,坐下來端倪手中菜色,畢竟決定從哪一樣吃起,也是難以下筷,試問古人面對眼前數十幾道美食佳餚,都是如何分出菜色男女主角的?

露天用餐區正前方,就有一處樓梯可通往一樓馬路,樣貌約像屏風那樣,人得散從兩旁走上去才是。接近打烊時刻,不少人在從百貨內部貫了出來,我右手邊的長椅也聚集一些歐吉桑在抽煙,我對菸味的敏感猶如天生遺傳那樣,生來就排斥,不過這麼近的距離,卻聞不到飄邈在空氣裡的菸味,一名約莫40歲的職場女性加入吸菸區,她的綠色西裝外套顯眼的很,變成吸菸區的主角。

傳說中,最長的目送

另外一位OL就沒這麼突出,粉橘色套裝配上看起來穩健的膚色高跟鞋。她兩手各提著兩個天藍色方型紙袋,看起來像是巧克力禮盒,目測,一紙袋內應有八盒吧,左右兩手提的滿滿,是挺重的感覺,看來對店家來說是大顧客。這麼想沒多久,她身後就跟著兩位綁橘頭巾的女店員,邊鞠躬邊幫她推開玻璃門。

這樣道別就結束了吧?我心裡這樣想,悉心的兩位女店員從室內送客到戶外道別,這對服務業來說,就能算是誠摯的往來了。然而接下來的目送畫面我則是永遠難忘。

DSC06684
OL示意圖,名古屋街頭。

兩位女店員就站在門口,直直地望著OL背影,從顧客爬樓梯開始,到樓梯轉彎交接處,再抵達馬路,馬路對面剛好是一條巷子,就這樣,OL從巷尾走到巷頭,約莫2-3分鐘後,終於消失在盡頭轉角處。待顧客消失眼底後,兩位女店員再送上最後的一鞠躬,才離去。

你說,3分鐘很久嗎?在當時簡直像有把遙控器將時間暫停那樣,這一定有參雜一點感動成分在內,背景音樂也不請自來。從此我再也不敢對人說「目送」,我對待「目送」的態度太隨便了。

相關閱讀:
來自於《淡季一個人出發》的系列文章,歡迎入內閱讀。